富尔德和其他高管们的这些天价薪酬

 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      2020-05-02 14:15

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这个寒冷的冬天,高管高薪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一下子又热了起来。  国外,华尔街高管的巨额薪酬成了众矢之的,有人甚至放言:“华尔街高管年终奖应该清零”。媒体报道称,高盛CEO布兰克费恩、美林CEO塞恩、美联银行CEO斯塔尔等风光无限的华尔街翘楚们纷纷表示放弃2008年的年终奖,但即便如此,仍然难以平息公众对于华尔街高管高薪的质疑和担忧。国内,从2008年年初的天价高薪风波,到钢铁、电力等企业宣布高管自降薪酬,再到保监会下令限制保险企业高管高薪,时下,高管高薪的话题牵动着众多神经。   “华尔街口水” 有些高管薪酬已高得不道德   一边是公司巨幅亏损,另一边则拿着高额奖金,欧美高管们在此次金融海啸中被吹上浪尖。其中,尤以前雷曼兄弟CEO富尔德为甚。   雷曼CEO被骂“恶棍”   2008年9月21日,雷曼兄弟宣布破产后的第六天,被员工们称为“金刚”的CEO富尔德(RichardFuld),走进一周前还存在的雷曼兄弟公司的健身房锻炼。一名正在角落里举杠铃的男子见到富尔德,一声不响地走过去,挥拳便将他打倒。动粗者是雷曼兄弟的资深员工,如此火大,自然不光是因为他们的老板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就在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前4天,公司还计划通过两名遭解职高管的“特别薪金”,数额高达1820万美元,并计划向另一名主动辞职者支付500万美元离职金。   富尔德和其他高管们的这些天价薪酬,无疑给民众的怒火上浇了一瓢油。2008年10月6日,富尔德在国会众议院的听证会上接受质询,情景有如过堂听审:   “2000年,你的收入是5200多万美元;2001年,你的收入增加到9800万美元;等到2006年,加上你的股票分红,这个数字达到1亿美元;现在你的公司破产,国家经济陷于危机,你却拥有4.8亿美元资产。我问你一个很基本的问题,这公平吗?”   “雷曼赚很多钱时,你赚很多钱;雷曼不赚钱时,你还在赚很多钱。现在雷曼股东却一无所有!”   “恶棍!”   这些指责和谩骂,都出自美国国会众议员之口。当时,国会门口还站着一大群不满的抗议者,高举写着“恶棍”的标语牌,大声叫着把富尔德关进监狱。   高管究竟拿了多少   其实,细看那些坐着私人飞机去要钱的美国汽车巨头的总裁们,显然不是为了故意显摆。   针对高管薪酬和企业业绩的关系,哈佛大学的卢西恩·别布丘克和亚尼弗·格林施泰因的研究发现,2003年,高管薪酬是其所在公司年度收益的10%,而1993年这个数字只有5%。与此同时,CEO与普通民众的收入水平也在不断拉开差距。1965年,美国大公司CEO的薪酬是普通工人的24倍多,而到了2005年,CEO 的平均收入达到普通工人的369倍。   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下,这种差别的影响无疑被迅速放大。金融危机蔓延到全球以来,高管高薪已经激起众怒。世界银行主计官兼副行长法乔杜里就表示,有些公司高管的薪酬水平已到了不道德的程度,欧盟官员更是将之斥为“社会祸患”。“你们财富已超百万,同时还在着手解雇工人,你们至少应该愿意作出一些牺牲吧”,说这话的是即将就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   这个时侯,面对畸形高薪,全世界人民都很生气。限制高管薪酬,无疑正在成为全球行动。   华尔街的高薪弊端   为什么在经济危机时期这一话题会被持续放大?难道仅仅是简单的所谓“仇富心理”在作祟?显然不是这样。   首先是华尔街金融企业的薪酬模式在这次经济危机中暴露出了其巨大的弊端。高管与底层员工的薪酬两极分化,强烈激发金融从业人员的逐利行为,为了爬到金字塔的顶尖而不择手段,甚至损害股东和公司的利益。   另外,巨额年终奖里,限售股和股票期权也占了很大比例,这就会促使信贷交易员和银行家为了寻求巨额利润而甘冒巨大的风险。   而此次经济危机,同时也放大了企业所有者与经营者之间的矛盾。在企业利润大幅降低的情况之下,如果高管还维持过去的薪酬水平,显然对于股东利益是一种严重的侵害,这样高管高薪受到质疑也就不足为奇。   国内“限薪令” 高管降薪能否与国际看齐   公司业绩不佳,勒紧裤腰带过冬,而年终奖的最大头——公司高管是否“少拿点儿”?在这方面,国外高管们已经做出了表率。薪酬咨询公司Johnson Associates预计,2008年华尔街高管的年终奖平均将下降70%。前几年,在薪酬待遇上纷纷向国外“看齐”的国内高管,能否在这个冬天再次“与国际看齐 ”,也成为各界关注的话题。   2008年,对36岁的股民罗震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他的股票账户总资产由150万元缩水到40来万元,不及从前的零头。有着10多年股龄的罗震,谈及上市公司高管天价薪酬,显得激动却疲惫:该不该降还用说吗?如果当初融资成功,那后来因为海外投资亏损的就不是200个亿,而是1600个亿,这笔钱是股民的,谁来承担责任?   上市公司高管天价年薪   “擒贼先擒王”。对于A 股众多上市公司中,金融机构的高管薪酬无疑是最为丰厚的一批,也成为外界降薪呼声最高的群体。   记者查阅招商银行、深发展、华夏银行、民生银行等多家上市银行公布的2007年报,披露的高管们的薪酬都很惊人。其中,深发展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兰克·纽曼,税前年收入高达2285万元。由于2007年业绩快速提升,盈利大幅增加,各家金融机构高管的收入普遍水涨船高。2006年国内上市银行的高管中,年薪在 300万元以上的仅有3人,而2007年这一数字超过了10人。   而最令人咋舌的,是平安集团高管薪酬的“大跃进”,包括董事长马明哲在内约40位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均大幅上涨,有3人税前薪酬超过4000万元。其中董事长兼CEO 马明哲税前报酬4616.1万元,另有2000万元奖金直接捐赠给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累计 6616.1万元。根据计算,马明哲2007年收入折合每天薪酬为18.12万元。而另一位备受关注的人物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薪酬也是诸多银行高管中最为神秘的。记者查阅2007年报,发现马蔚华年薪并未在年报中详细公布,而据估计介于500万~1000万元。   经历不平坦的2008年后,招商银行、平安集团并没有传出高管降薪的风声。记者就此分别联系两家公司,均未得到答案。   “自降身价”案例已浮现   不过国内企业高管“自降身价”的案例已经浮现。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蒙牛集团高层透露,集团董事长牛根生为表示对三聚氰胺事件负最大责任,从2008年10月份开始,主动减薪50% ,而其余高管们的工资也相应减少了30%~35%。   随后,亿阳信通于2008年11月24日发布公告称,为了应对金融危机对企业的影响。包括董事长、总裁、董事会秘书等在内的7位高管月薪统一下调20%,总裁助理月薪下调10%。   尽管牛根生们的举动无疑是最受人关注和最能引发话题的,但他们并非是2008年国内企业高管自降薪酬的首倡者。   事实上,最早在2008年6月,部分国企高管降薪的消息便出现在媒体上。当时消息称,国电集团一位负责人证实,由于电厂经营亏损,国电集团从集团到分公司一线员工下调薪水幅度略低于30%,其中领导的降薪幅度,尤其是亏损火电厂领导的降薪幅度要高于普通一线员工。   高管薪酬体系有望重建   目前,国内高管们天价高薪现象不仅仅局限在社会舆论争议的范畴,已经引起了监管机构的关注。   2008年12月,保监会率先发出“限薪令”,通知要求严禁国有保险公司向高管发放过高薪酬,并要求中资股份制保险公司也要加强薪酬管理。令人关注的是,保监会还在通知中叫停了国有保险公司的股权激励及员工持股计划。保监会要求,高管薪酬标准应与国情和保险发展阶段相适应,与公司的经营管理水平相符合。这也为保险企业离谱的高管薪酬敲响了警钟。   业界有人揣度,近期企业集体降薪潮绝非偶然事件,应当是国资委背后推动,并将重构企业高管薪酬体系,更公平的薪酬体制指日可待。   专家分析:给高管们晒晒薪水   高管天价薪酬神秘面纱后面是怎样一个真相?和君咨询股权激励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明宇介绍,从制度层面看高管薪酬并非处于失控状态。对于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的薪酬,各地国资委都有管理办法,从薪酬构成到监管约束都有明确规定。比如,根据2008年修订的《北京国有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办法》,企业负责人的最高基本薪酬不得超过员工平均收入的12倍。   “虽然按规定不得超过12倍,但企业高管拿到手的实际上是离谱的高薪”,李明宇补充说,如果只看账面数目,高管们的基本薪酬并不会太高,但是高管还有很多隐性收入,包括业绩薪酬、补贴和福利等。   以房地产行业为例,根据太和顾问公司日前在全国20多个城市进行的一次关于房地产行业薪酬调研显示,房地产行业的高管薪水一般由基本工资、综合补贴、变动工资(绩效工资)、福利四部分组成,其中基本工资一般占比在50%以下,有的可能只占40%、30%,绩效工资占比最大,综合补贴占比最小。   太和顾问公司资深顾问倪楠接受采访时介绍,从高管薪酬的结构上来看,没有不合理之处。但关键问题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绩效工资跟考核挂钩不严的情况,绩效工资变成第二固定工资,地产高管的收入受业绩影响很小。   对于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高管薪酬中基本薪金、绩效薪金、福利、补贴四者各自所占比重,有不愿署名的研究人士分析,虽然在各个行业中此四项所占比重可能会有差别,但总的来说,绩效年薪是大头,各种名目的补贴、福利也会占到不少,基薪并不高。这样的薪酬结构意味着高管薪酬存在许多灰色地带,也直接导致了高管薪酬监管的艰难。   员工声音:同是降薪感受不同   金融海啸席卷全球,从多方统计和反映来看,今年企业减少甚至取消发放年终奖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根据智联招聘近日对286家企业的一项调查,有35%的受访企业表示会下调年终奖奖金,48%持观望态度。而日前,前程无忧对523位个人和56家企业人力资源经理的调查中,职场人士对2008年的“红包”期望值普遍偏低。有53%的人预测企业会降低年终奖,但是其中超过80%的人表示可以接受合理的降低。但因为普通员工和高管的薪酬基数存在巨大差异,即便降薪幅度相同,给二者带来的心理感受却是不同的。   2008年钢铁行业遇挫,宝钢、武钢、鞍钢等国内钢企纷纷降薪。从目前公开的情况来看,管理层成为此次降薪潮中的重要对象,普通员工即使降,幅度也会相对小些。但宝钢集团技术员工赵磊却认为:“虽然从降薪比例上看高管降的多,普通员工降的少,但是此番降薪潮中真正受损害的是普通员工”。赵磊的依据是,高管与普通员工存在薪酬结构上的差异性,高管降低了基本薪酬中的一部分,却可以从丰厚的年终奖中补回来,但普通员工的年终奖本来就不多,不指望能补回多少。   试把一个年薪一百万的高管和一个年薪三万元的普通员工比较,即使他们的薪酬都“公平”地下降20%,对两个人的影响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显然前者的生活并不会受到多大冲击,而后者的生活质量却会大打折扣。这就使得企业本来比较平衡的薪酬分配一下子被打破了,由此引发普通员工对于高管高薪的质疑也就顺理成章了。   对于高管与普通员工年终奖的分配比例问题,太和顾问公司资深顾问倪楠介绍,根据接受调查的房地产公司的最新情况,预计基本上都符合80/20原则,也就是20% 的企业核心团队可能拥有企业收益的80%,反之,80%的普通员工只能拥有企业收益的20%。   当然,除了上述原因外,很多企业薪酬发放的随意性和透明化程度不高等问题都容易使高管高薪问题在经济危机时期被扩大化。此外,中国在这个问题上还因为存在国有企业这个特殊的商业生态而出现许多特殊的问题,例如对垄断性国有企业高管高薪的质疑等等。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经济危机所引发的对于企业高管高薪的关注和讨论对于完善企业的薪酬制度和公司治理,甚至对于整个社会的和谐都将是一件有益的事情。